/ Geek

iOS本来就不是为Geek们设计的

注:阅读本文的时候,要作为一个非越狱用户的角度出发。

随着Google的Chrome浏览器登陆App Store之后,Geek们的抱怨再次暴发,因为iOS无法将其他浏览器设置成为默认的浏览器。

同样的事情在Sparrow for iPhone发布的时候也出现了,因为Sparrow无法被设置成为默认的浏览器。

如果某天Google重新在Appstore推出Google Maps的时候,可想而知也会有一批抱怨不能将iOS6内置的地图应用改为Google Maps。

我们这些Geek,不想只被局限于使用这些东西,我们希望能够控制我们使用这些东西的方法。我们想点击网页链接,电子邮件地址或者一个地点标签然后打开一个非Safari,非Mail和非Maps的应用程序。我们希望能用自然的语言使用Siri并发送短信,安排日程和拨通电话,但不希望打开的是信息,日历和电话应用程序。

但是这就是问题的关键,iOS到现在以来,从未被设计为供我们这些Geek使用的产品。而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了。

iPhone还有最近的iPad,是设计给这些人用的:

1 乔布斯

2 普通人,他们代表了绝大多数的消费者。

3 谨慎的用户,那些曾使用难以操作并非常让人伤脑筋的电子产品的用户。他们代表了另一部分主流消费者

4 企业和教育机构

5 一小部分市场利基者

6 ……

7 Richard Stallman(美国自由软件运动的精神领袖)

当iOS1 (iPhone OS 1.0 )发布的时候,它几乎不存在任何Geek友好的功能。别说多任务了,就连第三方应用程序都没有,不能剪切粘贴复制。不能推送信息。没有能跟电源特性搭边的功能。

虽然我们知道这些,但是我们被这个多点触摸的电容触摸屏和有好的用户界面所感染, 我们扔掉了我们的那些高功能且然人沮丧的Geek电话,不惜排队昼夜去买iPhone。

然后我们就开始抱怨。

就像我们跟一个不会做饭,并且在蜜月结束之后开始抱怨餐桌上没有晚饭的人结了婚。

等了两年才有剪切复制粘贴;我们有了App Store,但是没有设备与设备之间的文件传输;我们有了Pandora,TomTom和Skype,但是没有桌面级别的多任务处理;我们有了FaceTime,但没有快速设置按钮;我们有了iCloud,但是我们还没有文件附件;我们有了Siri,但是没有Widgets小工具;我们有了通知中心,但是不能在通知中心里进行快速的操作;我们的多任务像摊位模式,而且我们没有多窗口模式;我们会有Passbook,会有星巴克会员卡和电影票,但是不会有NFC(近场技术)。

这也是为什么,这么多年来,Geek对于iOS 预览活动,比如iOS6 在WWDC2012, 从未感觉非常激动。这也是为什么,越狱依然盛行至今。

我们不是苹果的目标客户,我们是边际效益,我们是糖衣。

我不是说我们不应该抱怨,我们应该一如既往地要求Geek功能的加入。

但我们也应该知道iOS不是将Geek设备简化到主流消费者的水平。 它反而是将主流消费者设备做得如此引人注目,直到我们这些Geek也忍不住要去拥有。

原文来自iMore

所以大家来越狱吧,哈哈